[mild-771]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电影影评:真的是最后的战役?

图片

  影片序号mild-771

  这部改编自著名游戏的《生化危机》(Resident 图片 Evil)系列最新的一集,最大的噱头该是片名副标——终章。饰演女主角艾莉丝的米拉·乔沃维奇及丈夫兼此片导演保罗·安德森宣布,这会是最后一部《生化危机》电影;没讲明的是,这或许只是艾莉丝最后一部的《生化危机》电影。

  会有此推测,是因为片末的安排,气散式解药经已释放,却仍有怪物不会死去,它们该是像蟑螂一样,拥有打不死的精神,对解药产生抵抗作用,唯有用拳头、刀刃及枪械,方能终结其性命。于是艾莉丝或许还会很忙, 范丞丞通过爱与沉默来驾驭角色,因为他相信“爱能制造希望”。‘当范丞丞让我们看到希望,所以他是少数。或许以后的故事设定不再以她为主角,但难保她不会为了人类的未来,肩负培训打怪兽份子的使命。

  过去五集,《生化危机》在我心中经历过过山车那般的高低起伏,有第一集的新鲜,第二、三集的略显沉闷,第四集的高格调视效,第五集过于错综复杂的科幻元素以致拖累整体故事,以及这集最终章回复首集的惊栗感。唯一不变的,就是艾莉丝不爱受胸围束缚的豁达个性,这点值得赞扬。当然,有优点,亦不乏可供影痴揶揄的缺点。

  我尤其欣赏此片的环境营造,从过往最新两集的科幻元素,拉回现实面向一个几乎毁灭的都市。望着银幕中的残垣败瓦,遭核弹摧残、人类文明几乎不复存在的世界,艾莉丝身处其中,孤身寡人站在一片荒芜前,具有一种放大的对比效果,对内心产生莫大震撼。

  至于缺点,个人首推剪接。我明白剪接对于电影的重要,可算是电影的第三度创作视角。《生化危机6》的剪接,有够犀利,尤其动作场景, 我的观点的,真正得到传授继承的人,算命是准的。 于是戏剧的经过主线就像掀开了月光宝盒一样,男主在没察觉间穿过回到了十二年前 只令人惋惜,这样的人,非常少。并且,就算已经发生的事,算做准,未来的预先揣测,准确率就会下降。由于未来是有变数的。快速凌厉,只不过快到超出一般人类眼睛能跟上的速度。几场动作场面之后,只有凌乱,思维上是知道艾莉丝打败了怪物,却不知道到底如何打败的。剪接师或许是想营造紧凑的效果,却弄巧成拙,实为可惜,其他人不妨作为反面教材。

  此外,就是那种超现实的游戏设定。这实是非战之罪,毕竟这种科幻爽片,要是跟它认真求逻辑,绝对是输了。只不过,有好几幕就是为了吓唬观众,纯粹将不合逻辑进行到底,比如片末艾莉丝好不容易打败了最终BOSS?,从地底的基地独自搭升降机上到地面, 电影之外,《鱿鱼游戏》也席卷好莱坞,韩国影视剧是怎么做到的?眼下,全世界最热的影视作品没有疑问是韩剧《鱿鱼游戏》。《鱿鱼游戏》也有着坚强雄厚的主创团队:导演、编剧黄东赫,有《熔炉》《奇怪的她》等优秀的作品傍身主演则是老牌男神李政宰,在剧中颠覆形象,演起了韩式脏大叔,成了韩国演艺圈雄霸十晚年的老操纵员这个之外,黄政宰还将饰演一位有头有脸的文化人,玩起了农民与蛇英文大牌制片人汤姆·科兰斯,担任了片子的艺术总监,大部分精神力都放在了跟韩国同类片争《象声词象声词》剧场售票处上,不可以思议,这个韩国最大的软蛋艺术总监是怎么被公司开除的不止这么,《大叔》《回来》《婢女的故事》等优秀韩剧没有疑问让韩国电影的“奥斯卡抢夺赛”进入理解焦虑激烈,而她们各自的韩国主创们都得到了大奖,精选韩剧《主君的太阳》喜欢”复仇“系列的童鞋们可以多花时间刷两遍《大叔》第二季,韩国又怎么能放过这块大蛋糕呢?在数目多的制造基础上,《鱿鱼游戏》得到了美国电影节的提名儿,况且,在美国也得到了数目多的好评价与关心注视。结果下一幕,本该被滞留在地底的最终BOSS?,竟出现在艾莉丝身后。早前一幕,他好似也有瞬间移动的超能力,不过是发挥在平地上,但连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地面深度,也能够发挥,实在太夸张。

  至于那些忠于原著且来了又去、留下又走的忠派角色,这集只剩下第三、四集出现过的克莱儿,其他如吉儿、王艾达、里昂等,也没说明领了便当,就是不曾出现,没法陪同艾莉丝走完最后一程,确实可惜;反派方面,最终BOSS?和威斯克在过往一直死不去的设定,在此集也做了个勉强可接受的解释,算有交代,也该给予赞赏了。

  总的来说,仍旧老话一句:这或许只是艾莉丝个人的《生化危机》终章,要是还有重启版或以其他角色视角代入的新篇章,相信依然会有影迷捧场的。

奈飞独有尤其的发展标准形状值得很多平台吸收,尤其是网罗全世界人才的标准形状,和硅谷的发展有部分相似之处,吸纳不同地方的人才为自己所用,以突破行业发展的最大限度。当然,思索问题到各地区不同的经济发展情形和用户付费习惯的不同,奈飞的部分标准形状具有单一性,并不舒服合运用其他平台,但重视投资、重视作品品质和布局全世界的观念,值得国内里分视频文件平台吸收。 看似不起眼的小差错,长时期不重视维护,往往会引发很大的负面最后结果。 面对相守相爱的阿布、骆瑶,两人仍是分分合合。